她已经渐渐开始习惯苏锐替自己当家做主拿主意

快速下跌!
 
    散户们在股市里想要赚大钱不容易,真正牛逼的是那些庄家们,看到苗头不对,立刻嗅到危险的味道,坚决果断的进行了抛售!
 
    华夏人就喜欢跟风,一旦一个人抛售了,后续会冒出许多跟风的人,造成连环性抛售。
 
    这种连锁反应是非常恐怖的,不过短短的一个小时,在当天的交易停止之前,天祥集团的股票就已经跌停了!
 
    宋天祥简直要气的发疯,股市就是这样,星星之火就可以燎原,随时能够给公司造成极为严重的损失!
 
    这个时候,一辆奔驰轿车正行驶在宁海的高架桥上。
 
    轿车的后排坐着一个面容娇美的女子,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样子,头发烫着大波浪,染成了微微的酒红色,手指细腻修长,手指甲也染成了深红色,她的容貌精致,烈焰红唇充满了难言的诱惑,甚至她的衣服都是红色的,身材饱满而紧致,整个人都透露出一种艳丽的燃烧之感。
 
    宋雪娇,宋家的大女儿,初看上去,她的容貌和母亲胡清欢有些相似,只是眸子间要更多了些媚意,这些媚意都是自然而然的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,并不是刻意而为之。
 
    她看着手机上的新闻,目光之中的媚意渐渐收敛起来,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 
    “股票竟然直接跌停了。”宋雪娇忽然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。
 
    “怪不得这次父亲非要我回来不可呢。”宋雪娇自言自语:“真是好久没回宁海了,一回来就遇到这种事情。”
 
    开车的司机兼保镖不屑的说道:“雪娇姐,咱们担心什么,宁海的大鱼再厉害,扔到首都的大海里,也只不过是条小泥鳅,咱们大不了让毅搏少爷出手,他还不是一句话的事?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219章 跳动的火
 
    “不行。”宋雪娇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司机的提议。虽然,这个提议看起来颇为的有效。
 
    “我和蒋毅搏的关系,在蒋家内部有不少反对的声音,如果这个时候还把这种消息告诉他,如果传进了蒋家其他人的耳朵里,那么他们将会全力阻挠,能够破坏蒋毅搏的心情,想必他们是乐见其成的。”
 
    “我就搞不明白了,毅搏少爷好歹也是蒋家第三代中的红人,为什么结个婚都要受到那么多的阻力?”
 
    “越是大家族,争斗就越多,就算外敌来了,也不会铁板一块。”宋雪娇理了理头发,这个简单的动作都显得如此风情万种。
 
    “我还是不能理解。”司机看起来有些苦恼:“还好我只是个老百姓,不然每天的脑子都要被勾心斗角给烧糊了。”
 
    “如今,蒋毅搏远在国外,名义上是负责蒋家的所有国外业务,看起来很受到重用,可是一年半载都不能回国几次,这边就算天塌了都不知道。”
 
    宋雪娇忽然失去了说话的兴致,看着窗外缓缓移动的钢铁洪流,一股黯然之感渐渐涌上了她的心头。
 
    每一次回到这个城市,都会给她一种不一样的感觉。
 
    “必康……必康……”宋雪娇一边念叨着,一边打了个电话。
 
    既然回来了,那么就要立即一针见血吧!
 
    林傲雪正在办公桌前喝着花茶,苏锐则是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闭目养神。
 
    “你拼了那么多的资源,烧了那么多的钱,就是为了帮我报复宋家人?”
 
    林傲雪的手指抖了一下。
 
    原来,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,并没有瞒得过他,这个讨厌的家伙竟然什么都知道。
 
    苏锐睁开眼睛,看着几乎没多少表情的林傲雪,笑眯眯地说道:“看不出来,我在你心里的地位竟然如此重要啊。”
 
    有些事情,一旦说出来就没有多少旖旎的感觉了,就比如现在,林傲雪很想把手里滚烫的花茶泼到苏锐的脸上。
 
    “我才不是为了你,这和你没有一点关系。”林傲雪的声音依旧平静。
 
    苏锐嘿嘿乐道:“其实吧,你不说,我不说,咱们两个心里都明白,这层窗户纸还没到捅破它的时候。”
 
    林傲雪低下头,双手攥在一起,淡淡说道:“我想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想干嘛?”
 
    “我想掐死你。”
 
   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斗着嘴,也很是自得其乐。林傲雪已经发现,虽然每次苏锐都会把她给气的不行,但是如果有一天不这样的话,她会感觉到很不习惯。
 
    这是一种慢性.毒药,中了毒的人会在不自觉间越陷越深。
 
    苏锐嘴上虽然在笑,但是心里却有些感动,一个女人不声不响的就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情,你怎能不动容?
 
    必康和天祥集团之间的全面开战,将会对整个行业都产生巨大的影响,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的境地,林傲雪为了给自己报仇,竟然赌上了必康的未来!
 
    感动之后,苏锐便轻轻叹息,貌似他这个本来就不知道期限的高难度任务,又被无限期的延长下去了。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林傲雪的手机响了起来。看到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陌生号码,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按下了接听键。
 
    “傲雪妹妹,好久不见了,我是宋雪娇,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。”宋雪娇一边说着一边笑,笑声如银铃一般,很是悦耳,从这笑声之中根本听不出她的心情如何。
 
    听到宋雪娇的名字,林傲雪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冷淡的问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 
    林傲雪对宋雪娇的名字并不陌生,在前两年还曾经于一些行业协会的会议上见过面,不过,由于宋家人的表现实在是太不堪,林傲雪几乎已经在心里把他们全部拉黑。
 
    “傲雪,我已经很久没回宁海了,这次回来,听说必康和天祥集团之间发生了一点误会,我想,如果你晚上有时间的话,我们可以一起吃顿饭。”
 
    宋雪娇的声音很悦耳,姿态摆的很低,当然,处于下风的一方如果继续摆出强硬的态势,别人只会认为他是个白痴。
 
    “我们之间没有误会。”林傲雪很直接,她对宋雪娇抛过来的橄榄枝没有任何接受的兴趣,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,无法改变,有些感情已经伤害了,同样也没法修复,有些战争,已经开打了,便没有任何停下来的道理。
 
    必康和天祥集团之间的战争,开启的时候有些突兀,完全没有任何征兆,但是,林傲雪却有着充分的理由。
 
    只是因为在她的眼里,宋家父子已然成为了敌人。
 
    对于敌人,就没有任何要怜悯的道理。
 
    “别挂。”
 
    林傲雪没有和宋雪娇交谈的兴致,她正想挂电话的时候,苏锐忽然伸手把手机给拿了过来。
 
    对于这个举动,林傲雪没有任何的反感,在某些时候,她已经渐渐开始习惯苏锐替自己当家做主拿主意的感觉了。
 
    一个人太久,总会累的。
 
    “喂,宋雪娇。”苏锐微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是哪位?”宋雪娇的眼中流露出警惕的神色,她知道林傲雪一般情况下并不会和任何男人有接触,除了她的父亲。
 
 
    “我是她什么人?”苏锐扬了扬眉毛:“我是她男人。”
 
    林傲雪闻言,差点把杯子给摔在地上。
 
    电话那端的宋雪娇也差点被口水呛到——这个消息太让人震惊了,什么时候听说林傲雪竟然有男人了?不是坊间都疯传她对男人不感兴趣的么?
 
    看到林傲雪的模样,苏锐讪讪一笑,连忙改口说道:“那啥,少说了几个字,我是站在她身边的男人。”
 
    林傲雪实在太无奈了,干脆趴倒在桌子上,把头埋在手臂间,以往的她很少会做出这种不够严肃的动作,但是现在看来,如今的林傲雪真的多出了很多小女儿的风情。
 
    宋雪娇仔细的思考了一下,终于确定苏锐不是在开玩笑:“我在邀请傲雪晚上一起用餐,麻烦苏先生帮我征求一下傲雪的意见吧。”
 
    “不用征求。”苏锐看了林傲雪一眼,说出了一句让宋雪娇差点暴走的话:“她不去。”
 
    “你可以替她做决定吗?”宋雪娇强忍着心中的不满,努力保持着语气的平静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