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此才被他安排坐在苏锐的身边就是为了找机会

 后者并不是个练家子,哪里抵得住苏锐这样的突然发难,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粗暴的拉扯到了苏锐的旁边!
 
    在这个过程中,他的脑袋和汽车的天窗发生了亲密接触,把他撞的头晕眼花!
 
    苏锐的手放在这个中年男人的脖子上,五指成爪,只要稍稍用力,就能捏碎对方的喉咙!
 
    “你现在是否觉得,先前所说的那些话都是正确的呢?”
 
    苏锐微笑着望着他。
 
    苏锐的笑容实在是太平静了,平静到了让人根本无法把先前的暴力行为和此时的他联系到一起!
 
    刚刚的暴力,现在的微笑,苏锐此时收放自如,竟是让这中年男人感受到了一股难言的心悸!
 
    这种心悸的感觉由心底产生,随后迅速的遍布全身!
 
    这中年男人自认为自己也算是见多识广,长期在首都的某些圈子里面打混,让他的眼力劲儿十分毒辣,可是,他却完全看不透苏锐到底是什么人,更不知道对方的路数!
 
    看着苏锐的平静眼神,这个男人终于感受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!
 
    这种力量近似于威压,有如实质,压的人喘不过气来!
 
    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?
 
    这中年男人其实就是苏迎龙的管家,他先前还把苏锐当成了随意就可以捏死的小蚂蚁,结果现在,这个家伙忽然暴起,实力简直恐怖到了极点!双方的角色瞬间反转了!
 
    前排的司机非常紧张,他万万没想到,一个看起来任由他们摆布的苏锐竟然也能翻出那么大的浪花来!
 
    身为苏迎龙的保镖,从来都是他们欺负别人,什么时候别人能欺负到他们的头上来了?
 
   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,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 
    苏锐微微一笑,对着司机说道:“好好开车,不要想着打电话通知你的同伙,不然我打爆你的脑袋。”
 
    这是一句平淡的话,但是所表达的意思却不一般,尤其苏锐还是微笑着讲出这句话来,更是让人觉得难以承受!
 
    “不要理他,你把这人给我甩下去!”这管家喊道。
 
    不过,由于他的嗓子一直被苏锐的手捏着,所以说出来的话就像是被挤出来的一样,十分难听。
 
    司机闻言,顿时想来个漂移,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乌光骤然间爆射而出,然后狠狠的打碎了添越的时速表!
 
    当然,苏锐的军刺并没有刺入中控台,而是一放即收!
 
    军刺的精准度非常高,甚至还擦着司机的脖子飞过!
 
    那司机还没来得及惊讶于时速表的破碎,便发现自己的脖子间已经出现了一道浅浅的血痕!一股冰凉的杀意顺着血痕遍布全身!
 
    他知道,苏锐这是在故意警告他!
 
    如果他还敢有什么异动的话,那么下一次,这一道乌光就不会只划破他的皮肤表层了!而是直接穿透喉咙!
 
    在这种情况下,司机自然不敢再轻举妄动了!那些小心思也只能暂时的藏起来!
 
    这司机的功夫也还算是不错,练过几年专业的散打,也正是因为他对功夫了解的多一些,才能够意识到苏锐刚刚对力量的控制恐怖到了何种地步!
 
    本以为今天能够轻轻松松的踩个人,没想到却遇到了扮猪吃老虎的高手!
 
    “现在我来告诉你,什么叫道义,什么叫公理。”苏锐嘲讽的笑了笑,对着管家说道:“我想,如果比谁的拳头更硬一些的话,应该是我赢了,不是么?”
 
    先前这管家还用拳头理论来羞辱苏锐,却没想到转脸就被后者用同样的理论来打脸了!
 
    “很有意思,不是么?”苏锐笑道。
 
    那管家的面色阴沉到了极点:“你这样做,苏家不会放过你的!”
 
    “苏家不会放过我?”苏锐听了顿时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他是真的把这当成一个笑话在听。
 
    “我一直都自认为自己的笑点挺高的,却没想到这次却被你给逗乐了。”苏锐摇了摇头:“看来,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可我要告诉你,拳头里的不止有权力,还有力量!”
 
    说着,他的拳头便狠狠的砸下来!
 
    砰!
 
    咔嚓!
 
    管家的鼻梁骨登时被砸的断裂开来,鲜血瞬间从他的鼻腔之中喷涌而出了!
 
    这个先前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来教给苏锐“人生哲学”的男人,此时终于以另外一面的角色,体会到了他那所谓的哲学所带来的疼痛感!
 
    “想要装逼,总得有底气才行。”
 
    苏锐淡淡一笑,一把扯断了对方脖子上挂着的那串价值不菲的佛珠!
 
    珠子在车厢里弹跳着,可是这个管家却完全不敢将之捡起来!
 
    有两辆奥迪车停了下来,从车子上面下来了几个人,把满脸是血的保镖给抬进了车子里面。
 
    这一辆车上,苏迎龙满脸阴沉的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到底是怎么回事?谁能告诉我原因?”
 
    可是,那个倒霉的手下早就摔晕了过去,完全无法回答苏迎龙的问题!
 
    这可是苏迎龙的心腹,在折磨人的手法上非常有一套,因此,才被他安排坐在苏锐的身边,就是为了找机会给对方吃点苦头,可是现在看来,手下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从车上掉下来,这一定是苏锐干的!
 
    “该死的混账!我给韩叔打个电话问问!”
 
    苏迎龙说道。
 
    拨号的同时,他还在对司机下命令:“给我追上那辆添越!”
 
    韩叔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他的真名叫做韩步义,名义上是管家,实际上就是走狗头目,帮着苏迎龙的父母做了很多的“脏活累活”,因此,他的地位很高,权力很大。
 
    这家伙又是一个特别会跪舔的家伙,不仅让苏迎龙的父母对其十分信任,甚至对苏迎龙本人也十分的尽心尽力,而且,他不仅会逢迎,还是最没底线的那种逢迎!
 
    只要苏迎龙要的东西,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满足,哪怕其做法十分的有违道德,他也毫不介意!只要苏迎龙能开心就行!
 
    就像是这一次,苏迎龙回国,他不仅亲自带车来接,而且对方想要踩人,他就要发挥出所有的“聪明才智”,把苏锐给踩到尘埃里!
 
    听到他的手机响了起来,苏锐松开了他的脖子,说道:“接电话吧。”
 
    韩步义可不相信苏锐会大发善心的让其接电话,他心里还在盘算着该怎么向苏迎龙交代。
 
    如果向苏迎龙示警的话,那么苏锐会不会趁机干掉自己?
 
    韩步义真的不知道,因此他用征询的眼光看向苏锐。
 
    苏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后者顿时就明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