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你是不是某些方面的能力有

 这语气之中,甚至带着一丝恳求的味道!
 
    能不能帮我这个忙?
 
    连喝醉都要恳求别人帮忙。
 
    看着她真挚的眼神,苏锐心中一动,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 
    苏锐有些疑惑,为什么,她这样的眼神,会让自己有一丝心痛的感觉?
 
    从小到大,薛如云的心中积压了太多太多的事情,围绕她四周的都是嘲讽的眼神,都是冰冷的话语,唯有母亲的守护,才是她的安宁所在。在当时的她看来,为了母亲而奋斗,让母亲的生活过的好一些,彻彻底底地脱离开薛家的控制,就是她坚持活着的意义。
 
    可是,母亲本来就体弱多病,多年积劳成疾,还没有等到薛如云真正的让她过上好的生活,便带着终生遗憾撒手归去。
 
    在那以后,薛如云才发现,自己一切的奋斗都没有了意义。
 
    她没有可以信任的人,没有可以交心的朋友。冰冷的世界让她渐渐的合上心扉,也让她懂得用面具来伪装自己。
 
    每一个男人都痴迷于她的美色,都幻想着能够和她有一夜风流,可是,却没有一人能够走进她那扇紧闭的心门。
 
    “我几乎没有醉过。”薛如云轻轻抿了一口酒,然后把酒气喷在苏锐的口鼻上。
 
    这是一种极为不尊敬的举动,可是在单身男女如此近距离贴面相处的情况下,这种举动就极其具有撩拨意味。
 
    两个人的鼻尖相距不过五公分而已,这是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距离。
 
    苏锐看着近在咫尺的诱人红唇,看着那精致的面容和细腻的肌肤,喉咙再次上下滚动,这是他在强行控制着自己。
 
    “我也没有醉过。”苏锐说道。只不过他从不喝醉的原因和薛如云完全不一样。
 
    薛如云继续道:“我所说的醉,就是那种大醉特醉,能够让人忘掉一切的那种醉,醉的昏天黑地,醉的不省人事。我非常非常非常想体会一下那种彻底醉了的感觉。”
 
    薛如云连续说了三个“非常”,足以表明她内心中对这件事情是怎样的渴望。
 
    “你还能用成语,看来喝的也不是太多。”苏锐欠了一下身子,他觉得腿有些麻了。
 
    薛如云的美目看了他一眼,柔媚的笑道:“弟弟,你说的冷笑话,可真是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 
    苏锐不禁有些憋闷——大姐,你这到底是喝多了还是没喝多?
 
    不过,苏锐却还是被薛如云的话吸引了,她究竟遭受过多少黑暗的东西,才如此想要彻彻底底的醉一次?
 
    上一次在麦克斯酒吧,第二天是妈妈的忌日,薛如云也说想要醉一次,但是喝的并不是太多,远远不及这一次的十分之一。
 
    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没有醉过吗?”薛如云忽然问道,她的脸上带着笑容,只是这笑容看起来带着些凄凉而寂寞的味道。
 
    苏锐感觉自己的心脏又被刺痛了一下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?”
 
    “因为我找不到可以在我喝醉以后能把我送回家的人。”薛如云的眼睛中虽然明亮,但带着动人的哀伤。
 
    “我一个人,喝醉了怕别人对我不轨,怕自己的举止不雅。”停顿了一下,薛如云继续说道:“更怕一个人会找不到回家的路。”
 
    喝醉了,一个人会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 
    听到这句话,苏锐感觉到一种无边的寂寞,他伸出手去,放在薛如云的肩头,柔软细腻的肌肤入手,他却没有任何的的本能冲动,而是看着对方的眼睛,很认真的说道:“现在,我在这里,我送你回家。”
 
    薛如云看着苏锐那同样亮晶晶的眼睛,微笑着把杯中的酒一口喝干,说道:“所以,这才是我想要喝醉的原因。”
 
    因为我遇到了一个能够送我回家的人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接下来,两人的喝酒速度开始慢慢放缓,要是照着这样喝下去,不出半个小时,薛如云就会醉的不省人事,还怎么倾诉,怎么聊天?
 
    只是,薛如云依旧保持着双腿分开坐在苏锐大腿上的姿势,在她做转身倒酒或者欠欠身体这种姿势的时候,都会和苏锐的某些部位有着亲密接触,这让后者痛并快乐着,某些本能的反应,真是想压也压不下来。
 
    不过这样也好,本来弥漫在两个人周围和心间那浓浓的悲伤感怀的气氛,被这旖旎的意味给冲淡了不少。
 
    “其实,姐姐认为自己的诱惑力还是可以的,至少从小到大,好多男人都趋之若鹜的来追求我,只是……”薛如云停顿了一下,竟然抬起被连衣裙包裹着的臀部,用力的坐了苏锐的大腿一下!
 
    :感谢神剑、教主、笑看红尘、下次改正兄弟的月票支持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215章 我冤不冤
 
    天!
 
    这种动作即便自行脑补都会让人觉得有些受不了,更何况苏锐是亲身感受?
 
    一激动之下,他又有了种鼻血将要喷涌而出的感觉!
 
    “忍住,忍住,不要和一个喝多了的女人一般见识。”苏锐努力控制着心中的情绪,问道:“只是什么?”
 
    薛如云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妖媚:“只是,我的好弟弟,姐姐我都这样了,你真的就没有一点反应吗?”
 
    苏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 
    薛如云伏在苏锐的肩膀上,贴着对方的胸肌,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:“你是不是某些方面的能力有缺陷啊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句话,苏锐不禁有些抓狂了!
 
    老子没有任何的缺陷,要不要证明给你看?
 
    老子我死死忍住没有把你就地推倒,你却敢怀疑我的能力!真是!
 
    苏锐简直恨得牙痒痒!
 
    他的手在薛如云的臀部上重重的打了一巴掌,这一巴掌很响亮!
 
    隔着薄薄的两层布料,苏锐的手传来了清晰的触感!
 
   。”薛如云的眼神中露出回忆的神色,只是这神色看起来不怎么快乐,有些沉重感。
 
    好像这件事情对于她而言,并不是什么太值得开心和自得的事情。
 
    “也正因为这样,我见识到了人世间很多的黑暗与丑恶。”薛如云自嘲地说道:“曾经有一次,一个比较知名的导演对我说,说他能够给我成名的机会,条件就是给他当情人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